Tag Archives: concert

後●青春期的我 -- 等待著看《五月天DNA創造演唱會》的心情

雖然我沒有變態到手淫在寫著夢想的紙上,但此刻的心情還蠻像九把刀「後●青春期的詩」小說中森弘的一樣。

很不耐煩地等待著看今晚五月天演唱會的我,感覺上就好像森弘等待著收集到他那張麥可喬丹的親筆簽名球員卡。

我的青春期是很節儉地渡過的。雖然偶爾會買一買偶像的專輯,但對我這個人來說,演唱會是一種奢侈,一種多餘的享受。很慚愧地,我現在只能坦言說那只是一個藉口,當初有機會免費看周華健演唱會時,我還不是立刻飛奔而赴嗎?

如今自己開始賺錢了,突然想去做有很多青春時沒錢做的事。這十年沈澱的青春叛逆期,此時亢奮地要浮現了。

16歲的我,唯一的叛逆,是擁有著夢想。我不敢說自己早成熟,更不敢講自己是像陳國星那樣“想成为一个可以改变世界的那种人”,我只是知道我長大後要做我能做 的事,而且是自己做得很開心的事。有了這樣子的目標,我勇敢地為自己刻下了一個座右銘:“絕對不要回頭,絕對不要後悔”。

這個座右銘,也從那一刻,成為我這一生的負擔。

聽著五月天的「放肆」,我還發現自己還沒有真正放肆過。嗯⋯⋯有啦,就在父親要我上初院時,我為了要去理工學院讀傳播系,跟父親吵了一架(當然,他吵贏 了)。就那麼一次而已。但確實的,我沒有渡過放肆的青春期。「放肆」中的歌詞—“就放肆爱放肆追 放肆去闯 放肆是我的信 再不去闯 梦想永远只会是一个梦想”—好像阿信在罵我。為甚麼會有這種感覺呢?可能潛意識中,我在後悔吧,只是我不想認罷了。

12個小時後,我將會 在新加坡室内体育馆內,很開心的、很瘋狂的放肆一下。這十年來自己不在乎沒看演唱會的假裝,將在今晚得到解脫。就像森弘一直說“是真的没在收集了啦,以前 买的那些也放在纸箱里,好几年我连打开都没打开过咧”,但看到夢想中的球員卡,眼睛還是立刻亮起來的。